快手的上市是短视频创业者交出的一张答卷,这张答卷让我们有机会去思考什么才是短视频创业的本质,对于社交媒体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对于用户而言什么才是更好的选择?

而对于快手本身,无论是内容的分发机制、产品形态的改变,还是商业化路径的探索、组织的进化等,不同选择背后快手的真正思考是什么,又是哪些因素决定了这些思考的变化?这些问题同样值得我们思考。

站在快手即将登陆港交所之际,捕手志(ID:ibushouzhi)与快手首轮投资人五源资本合伙人张斐进行了深度对话,也正是陪跑快手10年成长的经历,让我们有可能通过与他的对话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作为快手背后的关键投资人,张斐拥有逾20年风险投资经验,他也是脉脉、雪球、Pony.ai、商汤科技等公司的投资人,相信他的分享会对你有所启发。

一、熵增对应有序性

李曌:首先要恭喜快手、恭喜五源资本!上次采访能感受到分形理论对你影响颇深,这一次我们也从分形理论切入。我很认可从分形的角度来理解事物能帮助我们更深入其本质,这要求我们关注事物的最小单元与生长机制,在你看来快手的最小单元与生长机制分别是什么?

张斐:谢谢你的祝福。我认为快手的最小单位是通过内容建立的人与人之间的连接,AI通过发现兴趣、地理位置、关注这三个机制使得连接可以被高效地组织起来。

快手是一个由兴趣图谱与社交图谱叠加形成的网络,在快手中所有内容都能得到平等分发,再加上AI驱动的兴趣发现,让更多异质的人群得以更快找到自己的同类,形成一个个社群。这让我们看到这个世界多元而真实的一面,这与中心化分发所呈现的过滤且单一的人群极为不同,我们很难简单地用好或坏、低级或高级来评判。

当同类人群被充分连接后,就有了极强的共情与催化效应,打赏、直播、电商等模式应运而生,这是连接到达一定密度后涌现的经济行为。从长远来看,多样化的分发机制要比基于头部的中心化分发机制更有生命力。

李曌:为什么中心化分发机制不如多样化分发机制长期有效?听说抖音也在从中心化分发转为多样化分发。

张斐:可以从耗散结构的角度来解释这个问题。在耗散结构中,熵增与熵减是一一对应的,你对外是熵增,对内就是熵减,整个系统加起来虽然是熵增的,但对外输出熵增越多,内部的有序性就会越大。

大多数人看到的是熵增,也就是混乱程度的增加,往往没看到对应的有序性增加。微信是典型的耗散结构,每天有数百亿条甚至千亿条内容以多种形式分发给十亿用户,对外创造的熵值与对内建立的有序性都是巨大无比的。

中心化分发逻辑的优化目标是体验,精选出少量的好内容分发给用户,用户的体验是一致的,但内部创造的有序是有限的;

多样化分发逻辑的优化目标是多样化,在抖音未改变内容分发机制前,快手分发的内容要比抖音多一个甚至两个数量级,可想而知在快手里用户看到的内容一定是包罗万象的,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用户的体验,但在内部却创造了巨大的有序性,这体现在快手有很强的社区感,能将用户凝聚起来,形成更加有趣的连接。

再拿电商举例,京东直营模式筛选出有限的品种分发给用户,体验一定是好的,增长也快,但带来的挑战是内部不会生成生态的有序性;虽然淘宝对外创造了极大的熵增,但对内生成了巨大的秩序,这种秩序是生态系统自然形成的。

李曌:关注页里的内容是双列呈现的,这是过去快手内容呈现的常态,不过现在也增加了单列呈现,为什么?

张斐:一方面,他们试图在用户体验与创造有序性之间取得平衡。双列强调主动选择,给你多个选择,你来选择你想看到的内容。而单列是个特别简单的反馈系统,内容全是推给你的,用户的行为信息被模型快速捕捉并反馈至下一刷的推荐效果,这会不断提高内容与人的匹配程度,带来好的体验的同时也让算法更快进化。

另一方面,过去快手花时间探索一个方法来兼顾创作者和观看者,单双列混排是快手给出的一个解决方案。内容平台是一个双边网络,对应的是观看者与创作者。如果观看者优先,就要给观看者最好看的内容,如果创作者优先,就要让创作者有更多展现的机会。

快手很长一段时间里是创作者优先的,每一个作品都能被很多人看到,这让用户愿意分享,从而保证了快手有大量创作者的比例。现在,在关注页里对创作者更关注,鼓励创作者发展粉丝,但在发现页里,就强调观看体验。抖音完全是观看者优先的,所以它的创作者比例比快手低不少,这是一个平衡,并无对错。

李曌:关于用户体验,理想汽车的李想曾提出一个观点,好的用户体验不是你给用户更多的选择,而是直接把最好的给他。

张斐:李想的话需要分情况来理解。汽车行业的需求是显性的,你只要把车做到极致就可以。但对于社交媒体而言,内容选择是丰富且多维度的,大部分场景下用户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长短期的内容需求也不同。

有可能你的短期内容需求是寻找刺激或解决一个问题,但生活是非常多样化的,如果长期陷入在低级情趣里也会非常无聊。不过人性是非常奇特的,人是可以自省或醒悟的,这也解释了为何黄赌毒的生意很难变强变大,利用人性恶的东西会长得不错,但有生长极限。

李曌:马斯克通过脑机接口发现人脑90%的算力都在忙着关于「性」的计算,信息被算法分发后,算法利用我们的基因设置控制了我们的注意力。这很让人担心,算法胜利后,人的自由意识将去往哪里?

张斐:在数字化世界里,我们已经是半个机械人,电子产品成为我们身体的外延。如果脑机接口真来临时,我们都存在于一个程序中,它能让你一直很嗨,但这不是我们人类想要的,它属于另类的精神毒品,消耗我们大量的脑力与算力让自己产生一些短期的精神愉悦,这样人很累也很可悲。

今天AI驱动的内容形态,它是精神领域的「茶」、「咖啡」还是「毒品」,中间是有灰度存在的,如何让用户体验变好的同时,让用户更大程度地探索世界,这是一个度的把握,但这个度在哪里我也没想明白。

但我反对利用算法压榨人,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如果把你困在一个地方,等你发现自己被过度消耗的时候,会感到非常糟糕。

当然,我们驯化了算法,算法也反过来驯化了我们。随着算法对人性的理解越来越深刻,人性也会不断进化,就像过去我们担心游戏摧毁年轻人,但事实是并没有。

二、多层级的开放生态

李曌:作为快手的首轮投资人,快手发展至今有哪些地方是让你出乎意料的?

张斐:我没想到快手能长到如今的体量,更没想到短视频到一定体量后涌现出了非常不一样的生态,很多人将快手作为服务通道,直播、电商、教育、游戏等业态在快手上开花结果,而且现在快手也在尝试做一些本地服务。

这些业态都是自下而上长出来的,就连电商也不是由快手设计的,而是当快手连接了非常多有意思的人后发生的,比如原来一些只能在大山里流转的农产品,现在可以面向全社会销售,这是非常奇特的。

李曌:正如你一开始提到,这些业态是连接到达一定密度后涌现的经济行为,那宿华和一笑(程一笑)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是什么?

张斐:观察和放大。如果你发现用户的需求很旺盛,就要思考如何站在生态的角度做更好的赋能,比如电商要建店铺系统、交易系统、做品控管理和体验管理等,相较总成交量,快手更关心的是净推荐值NPS(客户将会向其他人推荐某个企业或服务可能性的指数)。

李曌:生态建设对于作为平台的快手而言非常重要。雅各布在《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一书中提到建设活力城市生态要多功能,且建筑年龄要不一样,建筑年龄会使租金有差异进而支持不同的商业业态,我觉得这对做商业生态也有启发,对于如何做生态你有哪些思考?

张斐:生命的进化是非常有趣的多层级增长:从单细胞到多细胞,从细胞到组织再到器官,从个体到群体再到社会。一个好的生态一定是开放的、多样化且多层级的,这和你讲的建筑逻辑很像,类似的亚马逊森林就是由多样的生命层级构成的典型开放系统。

当层级足够多时,维度就提升了,比如肺虽然是三维的,但当肺细胞连接到足够密度时,就完成了维度的升级,接近四维。结果就是,系统的自我修复能力变得更强,稳定性特别好。

李曌:这是否能解释,像BBS的社区形态在日活达百万后就容易产生极大的噪音,而Twitter、Instagram代表的社交网络可以支撑过亿的有效日活,是因为关注会产生更好的结构,从而支撑生态的稳定性?

张斐:对,关注形成的社群有大有小,社群之间还有连接,能够产生更好的结构。当网络层级越细分、连接越多、密度越高,你的生态系统就会变得特别强势。这比用户数、PV等有趣很多,这些都是显性的指标,但不一定是最重要的,结构才是最重要的。回看门户时代,也并不是用户数大的玩家就赢了。

李曌:那你如何看抖音与快手形成的生态?

张斐:好的结构更具生命力,但它需要更多时间来增加连接,你看自然界也是同样的道理——有长得好的,也有长得快的,但很少有长得既好又快的。我认为在生态上快手做得更好,因为快手形成了层次更多的结构,支撑它能不断长出新物种,这或许只是我个人的偏见,并不一定正确。

快手最早的生长机制强调关注,对人的连接重视程度远远高于对内容的重视程度,你的内容被多少人看到与你的粉丝量直接相关,快手的关注流量很大,这就鼓励了异质的人被发现和连接起来形成社群。而抖音的流量分发是由平台的算法决定的,是中心节点分发的逻辑,用时髦的词讲是公域流量,你有多少粉丝并不重要。

李曌:这也是为什么快手的电商部分做得更好的原因?

张斐:是的,在抖音里,算法匹配度是你唯一能依赖的东西,而快手的粉丝资产非常值钱,这就像你的自留地,你可以自己耕耘。人是有特质的,你卖的东西未必要和主流商品一样,但你的粉丝会喜欢。比如在快手里山东最大的二手农业机械的社区,你很难想象它一年会有几千万甚至上亿的交易产生。

信息都是有价值的,只是对于不同人有价值大小的区别。当快手把一群人连接形成一个高密度的结构,这些信息在这个结构中,就发挥着巨大无比的价值。今天我们都被算法的威力吓到了,但算法所产生的连接只是形成结构的方式之一,你看微信的算法没那么强却有最好的结构。

李曌:快手的很多生态建设是通过与外部合作来完成的,而抖音更倾向于自建,如何理解两者的不同?

张斐:抖音更偏控制心态,快手更偏生长心态,这两种心态各有优劣。我们相信平权、多样化的生态,而抖音相信增长逻辑,用算法来强驱动。

李曌:外界普遍相信的是后者的逻辑,因为增长是显而易见的。当外界质疑你们的增长时,心情是如何的?

张斐:我有一段时间很焦虑,有极强的挫败感,因为所相信的被迎头痛击还不知所措。但另一方面这也是好事,在激烈竞争下使得以前由于迅猛发展所掩盖的问题暴露出来,快手被打醒了,虽然很痛苦但很正常,快手需要正面想办法解决问题。

李曌:2019年6月18日宿华、一笑发布了一封著名的内部信,号召团队要进入战斗模式、组织要变革等,这对快手来说是少见的,看到这封内部信时你在想什么?

张斐:看到那封信时我挺激动的,任何公司在关键时刻都需要创始人有勇气站出来做决定。其实我对他们的业务如今怎么发展不太关心,因为我相信宿华、一笑可以做好,我反而更关心他们的状态,我相信好的状态对做成一件事至关重要。

目前宿华、一笑正在做一些系统性的价值观回归工作,过去快手经历了高速发展,组织变大后如何形成一个统一、更高维度的共识,同时兼顾增长与内部价值观的一致性,这对于任何公司而言都是任重道远的。

三、点燃心中的信念

李曌:很多新老互联网巨头在早期都注意到了短视频,但却没有享受到红利,这背后是不是有一些深层次的原因?

张斐:当时很多巨头都认为短视频晚做也来得及,并且认为自己对长视频下注已经很好了,长视频做短视频能分分钟结束战斗,但他们完全低估了在移动时代短视频内生机制的强大,短视频的UGC要比长视频的PGC强大很多倍。

巨头更没想到的是当AI与短视频结合后,用户体验与变现效率有了双重提升,先发者与后来者差距越来越大,所以他们今天再追赶就很痛苦。很多人都用理性来分析创新,但创新是试错,不可能被规划,当年宿华加入快手,我们也没有想到短视频能与AI结合得这么好。(编辑注:点击标题查看捕手志2017年对张斐投资快手的细节回顾文章:专访晨兴资本张斐:拆解投资全过程,还原被神秘化的快手)

另外,大公司错过也与内部的激励机制和文化氛围有关,很少有人能扛担起内部创新失败的责任。

李曌:去年市场上多次传出腾讯想要收购快手的消息,是否属实?

张斐:我不知道有这样的消息,也没人叫我参与过讨论。

李曌:张一鸣曾在内部感慨没投快手是战略上的失误,过去宿华与张一鸣是否有讨论过合并的事情?毕竟两者合并就一统江湖了。

张斐:宿华和张一鸣很熟,2015年前后大家交流过有没有合作的可能性,但在董事会层面从未讨论过。

李曌:过去你是否怀疑过快手能否做成?

张斐:我有过担心,但没有怀疑,一笑和宿华都是很坚韧的人。美国著名长跑运动员Steve Prefontaine曾说他之所以可以超越别人是因为能承受他人不能承受的痛苦。

在面临痛苦时有的人选择勇敢面对,有的人则选择放弃,这也是为什么有些创业者中途放弃的原因,往往不是事不行,而是无法承受过程中所带来的痛苦。当年8848账上还有几千万美金时就进行了清算,因为过程太难、太痛苦了,我想做这个决定时董事会和CEO一定是非常绝望的。

一个企业长大的过程中有太多死亡的可能,快手走到如今已经证明一笑和宿华的强大——只有内心有信念,极其坚韧的人,才能走得特别远。

李曌:一个人的价值观决定了他的信念,我也相信一个观点——公司竞争到最后的胜利都是价值观的胜利。

张斐:公司是创始人的外化,创始人的价值观决定了公司的价值观。我们可以来看看传教士的价值观,他们多数人没什么资源,却能把非常多的人连接起来去完成一些看起来很疯狂的想法,这是因为他们将信念播种在每个人心中,由巨大的信念支撑起了一个利他系统。

卓越的企业家都像传教士般有着巨大的信念,比如马斯克相信人类不能被动地守在资源不断被消耗的地球上,而应该走出地球,去建立星际文明,当被这个信念点燃时,就有全球最优秀的工程师愿意为此付出巨大的努力。

其实每个人内心都相信一件美好的事情发生,这是人性中的神性。但像马斯克这种有传教士气质的创业者在中国特别少,我们大部分人还在被自己内心的各种欲望折磨,更别说去超越自己、找到神性点燃别人。在西方,因为人们对人性之恶有更多认知,反倒容易出现有巨大使命感的人。

李曌:在你看来,宿华和一笑的信念是什么?

张斐:他们有一些特别本源的初心——这个世界是值得被记录的,记录世界是人们的普世需求,而被看见的力量能让这个世界更美好。做快手可以实现这一初心,他们相信这件事哪怕最后不是由他们完成也会有其他人来完成。名利对他们反而没有那么重要,这让他们碰到各种困难也从不轻言放弃。

李曌:一笑在2011年说过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大概意思是每个人都有权去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这和他们现在的理念「拥抱每一种生活」相似。

张斐:是的,一笑对这个价值观非常认同。最早投快手时,我问他分发机制是什么,他说每个人的创作内容都应该被看到。他也坚持不做转发,因为你展示的是你的生活,而不是其他人的生活。一笑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但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他很容易被低估。

李曌:容易被低估是因为不擅表达?

张斐:并不是不擅表达,他有很多深入的独立思考,但他以前的话语体系与大多数人不同,有段时间和他的沟通需要仔细聆听和理解。但这些年一笑的成长非常大,无论是沟通能力还是思考能力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我们大致可以将人的认知模式分为两类,一类是狐狸型,认知开放但不深入,另一类是刺猬型,认知聚焦但很深入。我理解过去的一笑更像第二类,但今天他把自己打开,变得更开放,做一个开放的刺猬。要知道这个世界最成功的企业家,都是既有开放性的思考,又能探索得很深的人。

李曌:宿华、一笑塑造了快手,在你看来快手对一笑和宿华的塑造又有哪些?

张斐:从单兵作战成长为一个带团队打仗的Leader,他们有很多变化,变得更加开放和勇于突破自我,也对打造一个强大的组织更得心应手。

当然这过程中有惊喜也伴随着痛苦,就好比艺术创造的过程,艺术家的天赋往往是在最痛苦时激发出来的,如果一个人的命运一直很顺,往往很难创作出惊世之作。人在痛苦时,要用坚韧不拔的意志去体悟,更要用钢铁般的毅力去消化,这样痛苦就变成了势能。

四、找到属于自己的天赋与使命

李曌:痛苦即势能,让我想起快手早些年在变现上其实也很慢,你们是否为此着急过?

张斐:这点我们看得很清楚,势能对于一个企业而言要比早期挣多少钱更为重要,快手在很长时间没做任何变现,是在积攒势能,所以并不着急。

前段时间,一位朋友给我分享了一个有趣的道理,他说围棋是一个十九乘十九的游戏,讲究前面布局,后面捞实地,但如果把棋盘变成无限的,下棋的方法就会完全不同。

无限棋盘的最优策略是不断地布局、增加势能,无限推迟捞实地。这让我想起阿里五年前的一个战略讨论,他们高管内部总结如果能把所有挣的钱像Amazon一样全部做新业务投资、建势能,阿里可能会比今天强大很多倍。

创业可以是一个无限游戏,但很多创业者都在用有限的视角来看待,想着怎么捞实地,怎么挣很多钱,但公司基本面、价值观、方法论等更具势能的建设其实是更重要的,这决定你能跑多远。

李曌:是否存在一种可能,一开始按照有限棋盘的思路打,之后再不断建势能,毕竟很多人都无法接受长期没有回报。

张斐:没有可能。我们往往认为小生意安全,但恰恰相反,小生意是最不安全的,因为它势能不够,很容易死掉或被时代的洪流冲走。

李曌:如何判断势能的大小?

张斐:这很容易判断,物理学上定义势能是一种没有被转化为能量的状态,很多生意是一上来就要转化的,并不是不好,但今天高势能的生意变得越来越强势。

美团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挣钱,但当它要挣钱的时候就挣很多钱,快手也是如此。有时候通过外部也可以直接判断势能大小,比如看到山就知道它有高势能,看到土堆就知道它低势能,它的形是完全不同的。但要注意的是有规模的不一定都是高势能,比如小黄车和智能汽车,两者的规模优势所带来的势能就完全不同,这也是可以通过模型计算出来的。

李曌:当增长趋缓后更多的是存量竞争,对于快手而言,可以不计较其他维度竞争,一定要守住的是什么?

张斐:我认为是社区与生态。你在很多平台上看到的内容都是同质化的,但如果能把志趣相投、具有共同特质的人们连接得更好,这是能够长期留住用户的。

李曌:如果有一天快手被竞争下去了,你觉得可能会是什么原因?

张斐:可能会是新的科技范式或新的技术平台出现,快手能否平滑地升级到新平台。这对任何互联网公司而言都是巨大的考验,比如VR技术成熟后,交互体验与手机体验就非常不同。

以豆瓣为例,它最大的问题是在面临巨大的技术升级时,产品还停留在老技术的形态里,当移动信息流出现后,它的产品形态便失去了优势。并不是它本身出了什么问题,而是时代抛弃了这批旧的产品形态。

李曌:陪跑快手成长至今,让你明白了哪些重要的事情?

张斐:打破自己的固有认知非常重要,这是衡量成长的一个好标志。我们基于自己的经验与认知作出决策,往往是具有局限性的,要获得真正的成长,就需要打破固有的认知怪圈,无论是对人生的、对生意的还是对偏见本身的,只有冲破思维的城墙,才有可能像化蛹成蝶一样,实现自我突破。

其实我们在嘲笑别人时,往往也在犯同样的错误。我检讨自己也犯过不少错误,比如16年快手来问过我是否出海的建议,我当时不太认可国际化,认为在国内做大做强就足够了,但快手一直在坚持做国际化,到今天也取得了不错的进展。

很多时候年龄会局限我们的认知,70后是捞实地的心态,80后更激进觉得应该服务全球,而90后更自由。我时常提醒自己,要学会尊重与倾听,不要轻易对人和事物设限。

李曌:2020年和宿华、一笑聊的最多的问题是什么?

张斐:还是组织上的问题,围绕着怎么把组织做得更好,怎么把人用得更好。

李曌:那交流下来,你有没有得出一些用人的核心原则?

张斐:核心原则就是要发现每个人的天赋,然后想办法真正挖掘出每个人的天赋。我见创业者常会问:你的天赋是什么?这是一个简单却很难的问题。每个人在这个世界都是唯一的,当你能找到你的答案时,你会变得非常不同。

很多人对天赋的理解不清楚,常理解为很努力或聪明,但天赋是你有的而别人都没有的,就如你看到姚明时就会说姚明是有天赋的。作为一个领导者,你要擅于发现身边每个人的天赋。

李曌:大部分的人都会认为自己很平庸没什么天赋。

张斐:其实你没有深入地问自己。大部分人都觉得自己和其他人差不多,其实是不一样的,每个人在这世界上都是独一无二的,连身上的伤疤或缺陷和别人都完全不一样。我常常认为你的天赋来自于你的缺陷,所有你的强项都可以被复制,但你的缺陷却很难被模仿。

李曌:我们在前面谈到宿华和一笑的信念,我也想知道你的信念是什么?

张斐:我深信传教士有着强大的信念,这些信念能放大人的神性,将与他连接的人变得更强、更好。在今天,作为投资人,我希望能够找到这些具有传教士精神的创业者。

李曌:期待你能够找到更多这样的人,这非常有价值。

张斐:我相信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多。内心富足、有安全感的人,能做出很多不一样的事,80、90后的年轻人要比我们70后好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