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创业教父喊话马云、刘强东:CEO可以996,但不能要求员工

​21CTO导读:除了Python之父Guido Van Rossum 对中国一部分公司996痛斥反人性,还有硅谷的创业投资人也表现的正气凛然。
 
 

4.19_.1_.1_.jpg

 
 
 
关于“996”工作制的讨论仍在发酵,4月16日,有“硅谷创业教父”之称的Founders Space创始人兼总裁、天使投资人史蒂夫·霍夫曼 (Steve Hoffman)表示其对中国互联网企业所提倡的“996工作制”持坚决反对态度。
 
 
“现在中国正处于从制造业和劳动力经济向知识经济转型的过程中,这意味着创新和创造力将比工作时间更重要。
 
 

 
 
上周,马云针对996工作制表态称,“今天中国BAT这些公司能够996,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 马云在交流中对阿里的员工们说。“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没有机会。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可以996?
 
此言一出引发网友热议,随后马云针对“996是福报”引起的争议两次回应称,“不为996辩护,向奋斗者致敬”,“企业不要觉得付钱就可以让员工996……真正的996应该是花时间在学习、思考和自我的提升上。
 
4月12日当天,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则举了“地板闹钟的故事”在朋友圈发文称:“我现在无法再像创业初期那样拼命工作了!但是以我的体质,做到8116+8,(周一到周六,早8点工作到晚11点,周日工作8个小时,每个月休假两天,每年也会休一次长假)完全没有问题!
 
对于“996”,刘强东的看法和马云类似,他写道:“京东永远不会强制员工995或者996,但是每一个京东人都必须具备拼搏精神。
 
 
对话史蒂夫·霍夫曼
 
 
你怎么看待中国互联网企业普遍采取996工作制?
 
霍夫曼:中国在过去40年中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人们必须非常努力才能实现这一目标,中国现在正处于从制造业和劳动力经济向知识经济转型的过程中。这意味着创新和创造力将比工作时间更重要,因为知识经济时代一次突破可以改变一个行业,知识工作者将来需要一个不同的环境才能充分发挥其潜力。
 
 
为什么会对中国的996工作制感兴趣?
 
霍夫曼:因为我认为中国可以在这方面向硅谷学习。我完全不同意马云。我想每个人都应该花更少的时间工作。996工作制是不健康的。
 
我刚在午餐时间访问了一家中国深圳的公司,办公室完全是黑的。每个人都在他们的办公桌上睡觉,因为他们工作得太晚以至于睡眠不足。
 
 
中美科技公司员工的工作状态有什么不同?
 
霍夫曼:中国人与美国人相比简直是工作狂。在硅谷,员工希望周末休息。此外,如果他们愿意,大多数员工都可以回家陪伴家人,18:00下班很常见。几乎没有人在午餐时间睡觉。相反,硅谷工作人员利用午餐休息分享信息和锻炼。这对公司来说更健康,更好。
 
 
很多人认为工作时间更长会带来更高的效益?
 
霍夫曼:有人做了一项研究,发现韩国人的工作时间比其他任何人都多,但他们的生产率也是最低的。重要的不是你工作的时间,而是质量。这一点在需要创新和创造力的工作中尤其如此。如果你筋疲力尽,你就不会想出高质量的想法和突破。
 
研究表明,一直工作会导致压力、心理问题和健康问题。社会必须付出996的隐性成本。其中仅医疗费用是巨大的,还有另外的成本:离婚率更高,孩子长大后不与父母共度时光。谁能为此付出代价?
 
生命短暂,如果你的生活空虚,银行账户余额充足又有什么意义?我认为我们必须优先考虑人而不是利润。毕竟,当你的生命结束时,什么是最重要的,是你工作的时间还是你拥有的人际关系和记忆?平衡让生活变得有价值。这就是我所相信的,从长远来看,我认为这对社会是最好的。
 
 
事实上不止员工,包括马云、刘强东、雷军等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都保持着高强度的工作,并以此激励员工,你有什么建议?
 
霍夫曼:对于CEO来说,996、997或更高的工作是可以的。这是他们的公司。如果他们需要休息,他们可以休假。他们也获得了最大的回报。但员工不是CEO,他们不能拒绝工作,他们必须服从或失去工作。此外,每个人在处理压力和需要多少睡眠方面都有所不同。企业管理者必须意识到这一点并且更加灵活应对。
 
 
硅谷程序员的工作模式是怎么样的,不需要加班吗?
 
霍夫曼:硅谷的公司更关心员工在工作中的表现,而不是工作时间。他们评估的是工作结果,而不是工作时间。这种考核更加灵活,可以满足员工的需求。
 
许多程序员在家工作,并有灵活的工作时间。他们没有被束缚在他们的办公桌上。
 
你公司的员工是怎么工作的?
 
霍夫曼:我公司让员工自由选择工作时间。我们评估的是工作结果而不是小时。我们重视创造力,希望员工拥有良好,健康的生活方式。
 
 
关于“硅谷创业教父” Steve Hoffman
 
霍夫曼,硅谷人称“Captain Hoff”。职业生涯经历丰富,在科技、视频、游戏、娱乐等行业均曾担任高管职务。曾任旧金山制作人协会主席,并担任新媒体委员会理事。电视互动媒体集团研究院(Academy of Television"s Interactive Media Group)创始成员之一。LavaMind公司联合创始人,该公司开发了众多屡获殊荣的娱乐及教育类应用程序。
 
曾于在线视频创业公司Playkast担任首席产品官,Playkast后在风投支持下与FunStar合并。曾任Zannel(Tap11)首席运营官。曾任美国著名搜索引擎上市公司Infospace北美工作室负责人,负责管理美国地区的手机游戏发行和开发团队。曾任好莱坞著名互动电视演播室Spiderdance首席执行官,其客户包括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维亚康姆、时代华纳等。曾为柯达、迪斯尼、英特尔、AdAge、Children"s Television Workshop等公司进行项目设计。曾于日本任世嘉公司设计师。


采访:马宁宁
来源:南方都市报(ID: nddaily)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1
分享 2019-04-19

2 个评论

公司老板的价值观并不一定是员工的价值观,诚然一些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给社会创造了很大的价值,但不可避免他们也是有缺陷的。对于他们的言论我们不应该盲目崇拜,而应该批判的认识。
建议在问题区发起讨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