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的“中年危机”

4.26_.1_.2_.jpg

 
继上周末,甲骨文公司进行了大规模裁员之后,日前网上又曝出Oracle 中国研发中心(CDC)或彻底关闭,涉及约 1600 名工程师的命运。据悉,受影响最大的是技术团队,尤其是参与产品开发的团队,专注于软件开发、数据科学和工程技术的团队。
 
据了解,这次甲骨文公司疯狂裁员为了给“云架构师”腾地,特别是甲骨文在上周的裁员事件后发表了一份简单的声明:“随着云业务的发展,Oracle将继续不断调整我们的团队和资源,确保公司能为全球客户提供最出色的云产品”。
 
其实近两年甲骨文一直都在进行不同程度的业务调整以及重组,”转型“已经成了这家老牌科技公司的关键词。
 
云时代到来,一代霸主辉煌不再
 
过去的几十年里,凭借在数据库上近乎垄断的表现,甲骨文成为了仅次于微软的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为很多著名的全球性公司提供数据库管理服务,客户包括IBM、美国航空公司和福特公司等,是世界上最赚钱的软件公司之一,日子过得相当滋润。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句话放在甲骨文身上再合适不过。
 
过往的成功使得甲骨文不再愿意接受改变,也导致其在新时代来临时,没有及时赶上飞驰的云计算列车,甚至还站到了新技术的对立面上,当时的CEO拉里•埃里森(LarryEllison)公开表示“我完全搞不懂那帮家伙在说些什么,简直就是一派胡扯。云计算到底是指什么?省省这种愚蠢的概念吧”。
 

4.26_.1_.3_.jpg

 
 
不过随着大数据以及云计算的快速发展,甲骨文很快就感到了阵阵寒意,越来越多的企业用户开始用云数据中心取代传统数据中心,这一方面导致传统服务器的更换频率越来越低,冲击了甲骨文的服务器业务,另一方面,云计算需要非结构化的数据库,主要的公有云提供商亚马逊、微软、阿里巴巴等,都在开发数据库,这也冲击到了甲骨文赖以生存的结构化数据库业务。
 
就在甲骨文停滞不前的时候,云计算成了各大公司的支柱业务,Salesforce成为了CRM巨头,AWS牢牢占有了公有云IaaS头把交椅,就连曾“同一阵线”的微软也在转变后不断高歌猛进,相形之下,甲骨文的脚步显然停滞了。
 
意识到了错误的甲骨文终于开始了转型,但这也让其不得不面临柯达在数码相机时代遇到的相同问题——既有业务是现金奶牛,但发展前景逐渐暗淡;转型新业务之后又将对既有的业务产生不利影响,从而导致收入减少。转型云计算需要研发投入,而研发投入需要从原有业务产生,而云计算又会对原有业务产生冲击。这就是Oracle面临的死结,同样也是让Oracle白白错失云计算多年红利的主要原因。
 
而甲骨文也为它的保守付出了代价,最近5年,甲骨文收入仅增长了4%,利润从109亿美元下降到38亿美元,虽然前不久公布的第三季度盈利96.1亿美元要好于预期,但将时间跨度拉长,可以说近两年Oracle的收益增长并无太大起色。
 
争夺云市场,Oracle手上的底牌

虽然失去先机,但得益于常年来在软件方面的耕耘,也让甲骨文具备了争夺云市场的能力。
 
1、长期用户积累
这么多年Oracle积累了大量共生关系的用户,从硬件到软件到云计算Oralce都有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帮助用户实现云端迁移和切换,而这一点显然是AWS所欠缺的。
 
2、除了价格还有性能
Oracle不止一次承诺,如果客户要将云计算服务从AWS转移到Oracle,那么Oracle可以保证客户成本将在原来的基础上下降50%。小到硅片大到软件甲骨文都能为客户提供成本低且更简单省时的集成能力,这些都是AWS无法与之相比的,这对于还在摇摆中选型的用户非常有吸引力。同时,在世界级数据中心技术研究和其他专长领域投入的庞大资金也是亚马逊无法比拟的。
 
3、无出其右的软件能力
能够与甲骨文在IaaS、PaaS、SaaS三个层面全方位的竞争的玩家不多,其中甚至包括亚马逊。特别是在数据库领域还没有任何一家敢跟甲骨文叫板,无论是SAP还是IBM,更别说AWS的Aurora想取代强大的Oracle数据库,无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业务层面,甲骨文通过大肆收购补全自有业务的不足,缩减成为完整云服务商的时间。近几年连续收购了多家覆盖云各环节的创新公司,收购对象不仅包括如云客户服务提供商RightNow等垂直领域玩家,也包括云ERP供应商NetSuite以推进自己的云业务。
 
此外,为了全面支持云架构,甲骨文不惜人力和财务几乎重写了所有软件产品,并对应用的交互进行重新设计,还开发了高性能服务器芯片,这在IT巨头中是很少见的。从底层芯片到 IaaS、PaaS 、SaaS,再到行业应用,甲骨文正在翻新云计算的每个层面,可见甲骨文对云端野心不小。
 
云业务的未来,甲骨文道阻且长
 
近几年,在微软、谷歌、亚马逊的强力扩张下,这几大巨头的云计算业务逐渐占据市场的很大份额,根据不久前市场研究机构IDC发布的数据来看,全球公有云市场份额上,AWS依然一骑绝尘,紧随其后的是微软、IBM和谷歌。Oracle被远远甩在后面,近几年云端业务虽小有涨幅但仍低于分析师的预期,
 
众所周知,云计算市场遵循马太效应,不会留给后几名太多的时间,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在云上部署,云计算的市场集中度还将进一步增加。而拥有更完善设备和解决方案的头部玩家将逐步垄断云计算市场。
 
时间紧迫,无论是IBM还是甲骨文,传统的数据软件公司都面临着类似的问题,对于云计算的趋势,无非是转型。一方面业务要转型,另外企业文化也需要转型。
 
创始人埃里森(Larry Ellison)塑造了甲骨文公司霸道、强势、好斗的风格,随着时代的变化,当年形成的惯性成为了大麻烦。因此,对于与AWS、微软Azure和谷歌云等平台的合作,埃里森始终持反对态度。
 

4.26_.1_.4_.jpg

 
 
另外据各大媒体推测,也因为于此,备受赞誉的Oracle二把手、Oracle云业务背后的设计者库里安与埃里森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并最终离开了公司投入到了谷歌门下(似乎这样因“意见不和”离开的Oracle的前“二把手”们多到可以成立一个俱乐部了)。
 
如今云计算大潮汹涌,为互联网甚至整个商业市场带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都说好饭不怕晚,在云计算这场可能会持续数十年的技术变革中,不管IT企业何时参与到这一市场中,只要自己的切入方式正确,都能够某得一席之地。
 
对于oracle来说,能否抓住这个契机像微软一样大象起舞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有料君
来源:云有料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0
分享 2019-04-26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