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11538698
webmaster@21cto.com

OpenAI 是如何“唤醒”微软这个沉睡巨头的

资讯 0 258 2024-04-20 10:52:28

图片

导读:本文以原微软人工智能产品经理Velastegui的口述成文,从其经历的足迹来讲述OpenAI如何唤醒微软这家老牌软件巨头的。

十年前,世界上最大的软件巨头还只是一条笨笨的巨型鱼类,这家称为“微软”的公司正因一系列的平庸产品发布不断让用户失望,创新停滞,顶尖人才也纷纷流失到其它创新型企业。

而如今,这家软件巨头已经成为真正的全球科技巨头,成为地球上最有价值的企业。在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 (Satya Nadella) 的领导下,微软股价在 10 年内飙升了1000% 以上。

2024年1月份,微软市值达到 3 万亿美元,超过了法国整个国家的 GDP 总和。

让微软卷土重来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微软 在 Azure 云计算平台、Office 生产力套件和 Bing 搜索引擎中都嵌入了人工智能技术。在错过了移动和社交媒体的繁荣之后,这家公司真正成为了人工智能领域的全球领导者。

这一关键转变的人物是 Sophia Velastegui,她也是今年 6 月TNW 会议上的明星演讲者之一。Velastegui 于 2017 年加入微软,担任人工智能产品和搜索总经理。六个月后,《商业内幕》将她评为科技领域最有影响力的女性工程师之一。

当时纳德拉的公司发展计划刚刚开始成形。

现在是汽车巨头 Aptiv 首席产品官的 Velastegui 这样总结道:

“微软之前并不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它是一家软件公司。但如果你现在谈论微软,很多人会说它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他们是怎么做到的?都做了什么事情?他们投资人工智能并将其融入到自己的功能和产品中,不管是软件开发还是 Office都是。”

Velastegui 在这次转型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在晋升为商业应用首席人工智能官后,她成为团队的核心一员,开始探索微软引以为豪的新投资:OpenAI。

代际关系


微软在人工智能领域,实际上有着较长的历史。


从比尔盖茨 1991 年成立人工智能中心以来,该公司的研究部门就一直在探索这一领域,但实验并没有催生出受用户欢迎的产品。从饱受诟病的Clippy,到被抛弃的Cortana,微软的人工智能应用程序鲜少能吸引消费者。


纳德拉接手微软后立即寻求改变这一现状。


2014 年他被任命为CEO后的第一个重大举措就是全面拥抱聊天机器人。这一转变并没有立即取得胜利:一个名为 Tay 的早期机器人也变成了不太招人喜爱的害人虫。

 

尽管存在争议,但计划仍在继续。纳德拉选择继续探索人工智能:


“作为一个行业,我们正处于一个新前沿的风口浪尖,它将人类自然语言的力量与先进的机器智能结合起来,” 


作为一家公司,微软将目光投向了自家围墙之外的领域。经过一番搜索,该公司找到了 OpenAI。


图片
纳德拉一直向外部初创公司寻求人工智能创新


OpenAI 于 2015 年正式成立,其雄心勃勃的使命为“构建造福全人类”的人工智能。
但它的野心也消耗了大量资源。

2017 年,这家热闹的初创公司在云计算上花费了大约 790 万美元,占其职能支出的四分之一。

这种巨大的投资让这个”年轻“的竞争者与”老迈“的科技巨头微软展开了深度合作。

图片

这家软件巨头宣布与 OpenAI 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根据双方交易条款,OpenAI 将使用微软的 Azure 云平台进行研发与算力运算。 

到2019年,微软成为OpenAI实验室的“独家”云计算提供商。在向这家初创公司新投资 10 亿美元后,这家位于华盛顿州雷德蒙德的巨头成为 OpenAI 商业化的独家合作伙伴。

OpenAI 商业化


微软很快将 OpenAI 大语言模型 (LLM) 集成到 Azure 云服务中。客户使用该软件实现各种应用程序功能,从聊天机器人和内容生成到翻译和个性化营销等。


这项服务后来增长迅速。当年第二季度,微软报告称,Azure OpenAI 的用户数量较前 12 个月增长了 50%。纳德拉称已有超过 53,000 名客户使用该服务,其中包括“一半以上”的财富 500 强企业。


Azure 计划反映了微软更广泛的AI部署。Velastegui 后来表示,该公司的人工智能战略专注于提供强大的产品线。


同时,在麦肯锡的一份人工智能报告中指出,这种方法在成功的人工智能采用者中很常见。


Velastegui 这样总结:


“微软团队不仅仅关注效率和运营,他们还创造新产品和新功能,并将其作为业务的一部分进行销售或作为服务提供,”


图片

Azure 现在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云计算平台,缩小了与长期领导者 Amazon Web Services 的差距。

可以确定的说,OpenAI 在微软复兴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Velastegui 说的更加精确,ChatGPT 为微软提供了“相对于谷歌和亚马逊的巨大竞争优势”:


“从历史上看,如果你是一家很酷的初创公司,正在做一些令人惊叹的事情,那么微软并不是你真正的第一选择。而Nadella 让 OpenAI 致力于 Azure,这一决策事实是一个惊人的杰作。”


微软进入LLM时代


OpenAI 在 2020 年迎来了突破性时刻。那年 6 月,这家初创公司推出了一个强大的新人工智能模型,点燃了人工智能爆炸的火焰:GPT-3。


该架构为 ChatGPT 奠定了雄厚基础。 


《纽约时报》当时称GPT-3 生成散文、诗歌和代码的能力“令人惊叹”、“令人毛骨悚然”、“令人谦卑”和“有点可怕”。而《连线》杂志称,这种模式“让整个硅谷感到不寒而栗”。


9 月份,这家软件巨头与 OpenAI 签署了一项新协议,成为 GPT-3 独家许可服务提供商。


Velastegui 领导了微软对该模型潜在用例的探索,从搜索和业务应用程序到低代码开发平台。这些应用程序迅速扩展到微软的产品中。


“ ChatGPT 很有趣,但它不做来源……它进入一个黑匣子,你不需要明白为什么它会这样。”


人工智能的风险和回报


图片

OpenAI 创始人萨姆·奥尔特曼在与纳德拉合作之前曾与埃隆·马斯克合作

人工智能进一步的保障措施,需要在降低有害产出的风险上做更多举措。包括安全过滤器、滥用监控、幻觉检测和模拟对抗性攻击增强防御能力。

“微软之所以不直接利用 ChatGPT,是因为 ChatGPT 接受了所有互联网的训练——好的、坏的、丑陋的和非常丑陋的。”


然而,并非所有限制都能成功。一位微软工程师警告称,由 OpenAI 提供支持的设计工具可以生成暴力和色情图片。这些输出还包括“政治偏见、未成年人饮酒和吸毒、滥用公司商标和版权、阴谋论和宗教等”。

微软表示,该行为仅限于用于绕过安全措施的少量提示。该公司还承诺对这些问题进行调查。


将 OpenAI 嵌入微软


微软已将 OpenAI 融入到各种应用程序中。其中之一是 Copilot,这是一种执行很多编程任务的编码工具。


另一个是改进后的必应(bing)搜索引擎。微软在宣布对 OpenAI 进行新投资一个月后,2023 年 2 月推出了人工智能驱动的更新,据报道估价高达 100 亿美元。


纳德拉将必应的重生称为“搜索的新一天”。 通过将 OpenAI 的模型添加到系统中,并希望打造一个与谷歌市场征服者对话的竞争对手。


结果数据也显示出希望。根据Similarweb数据,在AI版本Bing发布后六周内,Bing 上的页面访问量增长了 15.8%,而 Google 的页面访问量下降了 1% 。


OpenAI 业已进入 Microsoft 365 Office 应用程序。Word、Excel、PowerPoint 和 Outlook 现在均包含一个名为 Copilot 的人工智能助手,它可以根据提示生成新内容和分析。


此举措突出了微软的竞争优势。而 Google 等公司是不能与 OpenAI 合作并将其应用到自家产品中的。


微软的独家访问权很快得到了回报。截至2023年底,公司股价同比飙升57% 。分析师将此次上涨归功于微软在生成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先地位。


OpenAI与微软的未来关系


也并非所有 OpenAI 新增功能都大受欢迎。Copilot 的早期客户对该服务的成本颇有微词。与此同时,其他微软产品的用户对该编码工具的传播感到些许微辞。


微软与 OpenAI 的关联也在发生“松耦合”。


纳德拉还投资与整合了OpenAI竞争对手的服务。例如总部位于巴黎的Mistral AI,上个月刚刚接受微软 1500 万欧元的现金注入。


除了外部补充之外,微软还投资于自主开发的基础模型。总体来讲,该公司计划将 Azure 打造成“大语言模型的花园”。  


在不断发展的人工智能世界中,微软与 OpenAI 的未来关系尚不确定。但到目前为止,这段“姻缘”非常成功。


Velastegui 这样总结道:


“不要管这些微观问题、问题或者目标,去解决对业务产生影响的问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