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7日,最初在 Git 中写下“master”一词的开发者 Petr Baudis 在社交网站上说,“当我说话时,是给别人听的,而不是给我自己听的。”意指当年不该使用“master”这个可能给别人造成伤害的词语。

Petr Baudis 2005年参与编写 Git 时,选择了“master”(和“origin”),他曾多次希望可以改成“main”(和“upstream”)。直到现在,才由 GitHub 开始主导替换工作。

/uploads/fox/24082524_0.png
这几天,GitHub 首席技术官 Billy Griffin 也在社交网站上忙着回帖。他的大多数回复都在表达一个意思:谢谢您的意见,我们非常同意,并且我们已经开始着手将 master 替换成 main

他们发表上述言论的直接原因是,6月12日, 推特用户 Una Kravets 喊话 GitHub,建议把 Git 中默认分支名字 “master” 改成 “main”。随后,GitHub CEO 称赞了这个提议,并在评论区@Billy Griffin。

紧接着,更多人提出自己的意见,参与讨论。Billy Griffin 开始一遍遍回应:我们在改了、我们在改了…… Petr Baudis 则说要去研究计算机术语“master/slave”的历史。

/uploads/fox/24082524_1.png
GitHub 不是第一个在公众的监督下,换掉“master”的主体,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美国的反歧视和反暴力执法运动,已经促使许多科技巨头或知名软件,调整自己的业务和产品,平息舆论。

IBM、亚马逊、微软接连调整面部识别平台业务,以防加深歧视或遭受指责。GitHub、谷歌、OpenShift,微软的 PowerShell 脚本语言、P5.js JavaScript 库等近几周先后开始更改源码中,被认为带歧视色彩的术语,以免不恰当的词语造成伤害。

现在,关于是否要更改“master/slave、blacklist/withelist”等词语,可以改成什么的讨论还在继续,而越来越多的软件和厂商已经站好队——决意替换这类词汇。
 
多个公司更改代码中的计算机用语

计算机术语政治正确性其实不是新鲜话题。

2004年,“master/slave”曾被全球语言检测机构评为年度最不政治正确的十大词汇之一,时任主席称这是政治渗透到计算机技术控制中的表现。早在那时,洛杉矶就有一个区域采购部门,以种族歧视为由,禁购采用该词汇的软件。

不过当时计算机软件和网络并不像今天这么普及,因此更改用语的事件比较零散。比如,2008年,开源软件 Drupal 在社区发布消息,高调站队,将“master/slave”重命名为“client/server”,并解释称,在有更好的替代方案可用时,继续使用潜在的、冒犯性术语通常是不受欢迎的。
/uploads/fox/24082524_2.png
之后一直到2018年,IETF 在草案当中,要求开源软件更改“master/slave”和“blacklist/whitelist”两项表述。计算机术语的使用才引起更广泛关注。

同年,许多开发者呼吁一些开源软件厂商修改源码,Redis、谷歌、Python 都曾被要求这样做。谷歌开始避免再使用“blacklist”一词,Redis 和 Python 开始清除“master/slave”表述。

清除这些表述的成本不低。谷歌几天前确定 Chrome 浏览器中不再使用“blacklist/whitelist”的说法,后续计划用用“blocklist/allowlist”来替代,但这项工作并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完成。

Redis 的作者 Antirez,早在2018年就解释过修改源码会产生的兼容性问题,例如:
 
  • 不能再应用现有的 PR
  • 有像 INFO 和 ROLE 这样的命令 —— 使用包含 slave 术语的协议进行回复
  • 术语 slave 中的源代码包含 1500 个事件
  • 拥有私人项目并根据需要进行代码合并的人会遇到很多问题

 尤其是最后一项,GitHub 现在也面临这个问题。Billy Griffin 在回复更换用语的建议时说,“我们正在与 Git 的其他利益相关者合作,以达成一致。”GitHub 从更新新存储库的默认设置开始,并为迁移提供更多指导,除了 GitHub Pages 之外,他们正更广泛地更改新存储库的默认分支名称。

Billy Griffin 还在跟开发者解释,为什么更认可用“main”而不是其他词来代替“master”。原因包括,前两个字母相同,容易有肌肉记忆,另外表意也更为准确。此外,6月7日,Billy Griffin 还曾建议将计算机使用的 “blacklist/whitelist” 更改为“allowlist/denylist”。

在 Una Kravets 呼吁 GitHub 换掉“master”一词时,大家就在等待 Linus Torvalds 对这件事作出回应,解释为何这样写。事实上,这个词并不是 Linus 写进去的,而且从 Linus 2018年的一些行动中,或许就能看出 Linus 对此类事情的态度。

2018年9月16日,Linus 发行了 4.19-rc4版本的内核,他和其他几个内核开发人员在内核树的补丁程序上签字,合并了新的行为准则政策。
行为准则涉及要使用受欢迎、包容的语言
 
人们对 Linus 的做法和行为准则本身有很多不满,有些人认为采用行为准则是​​某些利益获得群体,控制软件项目的一种方式,没有必要在计算机用语中讨论立场是否正确,技术应该是中立的。虽然 Linus 发完公告就退出了开发团队,很多人也不喜欢新的行为准则,但这份准则还是留了下来,而“master”显然不属于准则中说的,是受欢迎的语言。为什么硕士学位 master 不用改?黑色有什么不对吗?

反对的声音一直很多。 

最突出的两个理由是:计算机源码中的“master、blacklist”等词语,并不包含歧视情绪;更改的成本不低。

“即使我的想法是博客中表达的那样(代码中的 slave 并没有指代奴隶的意思),但我最终还是决定改变 Redis (中引起争议的)术语……但是我们需要做更多事情。”这是 Antirez 6月13日在社交平台上发表的言论,他道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uploads/fox/24082524_3.png
有开发者会问,如果要改代码中的词,那么英语国家的硕士(master)是不是要换?黑帽子、黑天鹅中的黑字是不是也要换掉?

其实倡议者们想表达的,并不是不能使用“黑”这个词,而是希望不要把“黑”作为“白”的对立面,表达“不好”、“坏”、“需要被限制”等负面意思。同理,当“master、slave”出现在源码中,并且表达的“主-从”关系,这会让一些人联想到奴隶制。 

Drupal 十多年前重命名“master/slave”时,就指出过这一点:如果代码里有一句“here are the steps I had to take to get my slave running”,可以理解成:我执行一些步骤,让分支运行;也可以理解成让我的奴隶跑起来。而奴隶制并没有消失,有些地方有人口贩卖交易,很多移民或特殊工种本质上正在被奴役,所以在软件社区,应该尽可能反对所有形式、语言的压迫。

针对“blacklist/whitelist”。黑名单 blacklist:代表该被禁止的、不好的名单。白名单 whitelist:代表可以被允许的,好的名单。更容易给看到代码的人,造成“黑 = 不好,白 = 好”的印象,而且,“black”也常常和“slave”联系在一起,提醒人们此前长时间存在的种族不平等。

一直以来,黑人运动中,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告诉所有人:黑色 ≠ 不好、黑人 ≠ 奴隶。上世纪,被誉为“黑人民族的桂冠诗人” Langston Hughes 曾用一首诗,来证明这个道理:
 

我是黑色的
当我照镜子时,我看到我自己,但我并不感到羞耻
上帝并没有让我比其他人更坏
大地是黑色的,各种好东西从大地里出来
树木、鲜花、水果、红薯和玉米,以及一切使人活下去的东西,都是从地下冒出来的——古老的黑土地
煤是黑色的,它可以温暖你的房子、做饭
夜晚是黑色的,有一个月亮,和一百万颗星星,非常美丽
睡眠是黑色的,它让你得到休息,所以你醒来时感觉很好
我是黑色的
今晚我感觉很好
“黑色有什么不对吗?”


 /uploads/fox/24082524_4.JPEG
 

来源:开源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