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11538698
webmaster@21cto.com

从谷歌辞职后,我创办了家年营收近百万美元的公司,我一年挣了 6000 美元

技术人生 0 253 2024-05-24 05:12:12

图片

导读:在五年前,我辞去了谷歌那边的开发岗,出来建立了自己的软件公司。

 

在五年前,我从谷歌的开发岗辞职,出来创建了自己的软件公司。


刚开始那几年,公司业务一直没有起色。月收入甚至就是几百美元的水平,长期处于亏损状态。

 

到第三年的年中,我开发了一款名叫 TinyPilot 的产品和设备,能帮助用户在不安装任何软件的前提下远程控制自己的计算机。这款产品意外地走红,也成了我们之后的业务关注重点。

 

2022 年,TinyPilot 一共创造了 81.2 万美元的营收,比 2021 年增长了 76%。

 

在本文中,我想跟大家好好聊聊,并于自己的白手起家创业路,特别是这第五年里的经验和教训。

 

首先来看下这几年的公司的营收情况,直到去年,TinyPilot 年营收增长至 81.2 万美元。

 

图片


下面这个表格,是我想让你知道这些钱都花在了哪儿。

 

图片


 营收猛增 35 万美元听起来确实爽,但一年忙下来就 6000 美元的纯利润实在有点说不过去。而且我不给自己发工资,所以这 6000 美元就是过去一整年我从公司身上赚取的全部收入。不过光明的前景还是让我对新的一年充满期待。

 

去年增加的一项主要成本,就是电气工程。整个 2021 年,TinyPilot 的电气工程供应商都在努力跟进产品发展思路,但效果一般。2021 年底,我换了一家更符合需求的新供应商,他们水平更高,但价格也是前一家的 3 倍。

 

另外,芯片的持续短缺迫使我们频繁更改设计,这也增加了工程时间和原材料成本。我们往往需要在用完现有物料储备后就重新设计电路板,所以得反复支付额外费用来加快流程。

 

我们最终到去年 9 月才摆脱了重新设计的困局。希望第四季度的火热表现也能在 2023 年稳定延续。第四季度,特准的利润达到了 2.86 万美元,如果新一年也能保持月均 9500 美元的平均收益,那我可就太开心了。

TinyPilot 有了新网站

 

在 2020 年刚刚推出TinyPilot时,配套上线的网站和徽标只是勉强能用、暂时顶住。之后产品迅速发展,所以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余力再做优化。

 

2022 年,我终于招了一家设计机构创作新的徽标,还有重新布置整个网站。

 

图片


TinyPilot 网站重新设计前后

 

有经验的朋友肯定知道,跟设计机构合作可说是既费钱又费神,但这次的结果确实让人满意。旧网站明显就是业余爱好级别,而新设计终于有了一家公司的样子。我怀疑之所以销售额迅速提升,有一部分就是新网站所带来的。

 

TinyPilot 团队从 6 人增加到 7 人

 

2021 年底,TinyPilot 的团队构成是:

 

  • 我,唯一的创始人;

  • 3 名兼职软件开发人员;

  • 2 名本地兼职员工,负责组装设备和寄送订单;

  • 其中 1 位还兼顾客服工作。

 

2022 年底,我们新增 2 名支持工程师并调整了职责划分,现在的团队构成是:

 

  • 我,唯一的创始人;

  • 2 名兼职软件开发人员;

  • 2 位本地兼职员工,负责组装设备和寄送订单;

  • 2 人现在都兼顾客服工作;

  • 2 名兼职支持工程师。

 

支持工程师的加入,就像是拼图中缺失的一块终于补齐。在他们加入之前,我就是唯一的技术支持负责人,这部分工作花掉了我大概 20%的时间。现在,我用在请求支持方面的时间已经低于 5%,客户服务已经能够快速到位。

 

支持工程师还做了不少我没时间完成的工作,比如调查复杂的bug、编写文档和改进诊断工具。

 

愈发壮大的团队也拓展了我的管理技能。2021 年,TinyPilot 的工作流程还很简单,几乎每个人都作为独立的单位完成工作。结果要么提交给我,要么直接提交给客户。当员工之间需要相互协调时,沟通双方也肯定是同一职能上的两位同事。

 

而支持工程师的加入,意味着我得搞清楚不同职能的团队间要如何协作。当支持请求要求履行者和支持工程师共同配合完成时,他们要怎么彼此对接?支持工程师和开发团队间的反馈循环又该如何设计?

 

PicoShare 成为增速最快的项目

 

过去几年以来,我最讨厌的事情就是通过 Google Drive 或者 Dropbox 之类的云存储服务商分享单个文件。他们不会提供直接指向文件的链接,只有指向 Web 界面的链接,收件人还得注册账户才能查看。如果把视频上传到 Google Drive 还需要经历重新编码,就算是针对浏览器播放进行了优化,整个过程也至少要 15 分钟。

 

作为云存储选项的替代方案,我开发了一款名叫 PicoShare 的极简文件共享应用。大家只需上传一个文件,它就会生成一条可以直接共享的链接。这多简单!不用重新编码、也不用单独注册,上手就用。


图片


PicoShare 演示

 

虽然也有其他开源工具在提供类似的功能,但 PicoShare 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不需要数据库服务器。全部负载都能在单个 Docker 容器内运行,而其他解决方案往往需要更复杂的编排过程。

 

PicoShare 也成为我发布过的增速最快的开源项目。在发布后的半个月内,它就拿下 GitHub 600 星;截至本文撰稿时,PicoShare 的安装量已超 10 万次。


图片

经验教训

别当那个“最不重要的客户”

 

在 TinyPilot 网站的整个设计过程中,我犯了不少错误,其中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前一家设计机构的体量跟 TinyPilot 根本就不搭调。

 

那家机构其他客户的预算,基本是 TinyPilot 的 5 到 20 倍。起初我还以为这是好事,毕竟人家是高端设计品牌,能傍上这样的资源说出去都有面子。

 

但实际上,TinyPilot 成了他们优先级最低的项目。由于管理不善,项目成本增加、范围扩大而且成果也未能按期交付。

 

所以现在挑选新的供应商时,我会询问自己跟他们的其他客户相比有何差异。如果在规模、收入或者所处行业方面区别太大,我就会果断选择其他服务伙伴。

以 50%的容量运行

 

如果你的业务能力刚刚好够满足客户需求,那肯定是最佳运营状态吧?这样员工就能在每周保持 40 小时工作的同时,准时完成每笔订单并回应每个支持请求。他们既不会闲着无聊,也不会累到心慌,一切都完美和谐……

 

但大家觉得这事可能吗?以 100%的容量运行绝对非常可怕,这意味着整个公司没有任何犯错空间。一旦销量激增或者员工临时休假,业务立刻就会陷入混乱。

 

我的目标是让 TinyPilot 的每个人都以 50%左右的负荷量工作。换句话说,有 50%属于必须完成的被动工作,另外 50%是需要主动找来做的内容。虽然在某些岗位上达不到 50/50 的绝对平衡,但大家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

 

技术支持团队就是 50/50 的最佳案例:他们把一半时间用来响应支持请求,另一半时间用来寻找防止用户需要申请支持的好办法。这类任务包括修复产品中的 bug、编写文档和改进诊断工具。

 

TinyPilot 中的每个团队都由 2 人组成。这样即使有人不在,另一位也能先放放主动工作、优先处理时间敏感任务,整个体系仍然能够运作得井井有条。比方说,某个人气 YouTube 频道提到了我们而瞬间拉高了订单数量,那我们也一直有多余的容量消化这部分业务。

图片

Ansible 和 git 不是软件分发工具

 

在刚开始设计 TinyPilot 时,我不知道该怎么分发 Linux 软件。

 

所以在 TinyPilot 原型发布时,我用上了自己了解的工具:bash 脚本、Ansible 和 git。Bash 脚本负责引导一个 Ansible 环境,再执行相应的 Ansible playbook。Ansible 会安装依赖项,对操作系统做出必要更改,再克隆 TinyPilot git 代码仓库。

 

整个安装过程勉强能用,体验不太好。优点就是可靠、不需要用户做手动配置,但缺点是速度慢。

 

两年之后,TInyPilot 的更新过程可说是一团糟。其仍然依赖于当初原型时的基础,只是现在的依赖项体系更复杂了。Ansible 角色依赖于 Git 代码仓库,而 Git 代码仓库又依赖于其他 Ansible 角色,后者则依赖于 YAML 文件中的一大堆参数。任何微小的变更都足以吞噬几个礼拜的开发时间。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从来没认真学习过标准的 Linux 打包工具。

 

到 2022 年,TinyPilot 团队终于学会了使用 Debian 软件包。其实根本就没我想象中那么难,我本来以为得部署各种包服务器和密钥服务器,但事实证明并不需要。只要找到靠谱的操作指南,整个过程相对来说还是挺简单的。

 

Debian 加快了我们的开发步伐,它能更早发现严重错误,让我们轻松将预发布版本部署到测试设备上。跟现在相比,之前的安装系统实在是太复杂、太笨拙了。

回顾去年定下的目标

 

我为 2022 年定下了三个高层次目标,下面看看到底完成得怎么样:

将 TinyPilot 的年营收提升至 100 万美元

 

  • 结果:TinyPilot 的营收增长 76%,来到 81.2 万美元;

  • 评分:B

 

我其实知道 100 万这个目标定得有点高,恐怕很难达到,但最终结果已经相当接近了,着实令人振奋不已。

每周花 20 个小时管理 TinyPilot

 

  • 结果:跟 2021 年相比,2022 年我花在 TinyPilot 管理上的时间反而更多了。

  • 评分:D

 

我本来打算把工作尽量分给他人,再做点自动化升级,争取把每周的管理时间缩短到 20 个小时,但明显没能做到。随着销售额增加、支持工程团队的组建还有芯片短缺问题的蔓延,我的管理时间反而变长了。

推出 TinyPilot Voyager 3

 

  • 结果:我们甚至连设计工作都没做完

  • 评分:F

 

TinyPilot 之前一直使用 Raspberry Pi 4B 作为核心硬件。Pi 4B 拥有出色的生态系统,但问题是硬件相对昂贵、而且难以与定制芯片相集成。

 

我为 2022 年定下的计划,是设计一块定制化电路板来对接更轻薄、更便宜的 Raspberry Pi Compute Module 4。这本来可以把制造成本降低最高 60%,同时简化我们的硬件设计。

 

但实际情况是,我们的所有硬件工程时间都花在了解决制造问题和供应短缺上,所以在新产品方面没能取得任何进展。

展望第六年

每周花 20 个小时管理 TinyPilot


我知道去年这个目标没能达成,但现在这真的成了我的首要任务。我对 2023 年充满希望,过去一年完成的很多工作都为我腾出手来奠定了基础。

 

把净利润推向 10 万美元


在 TinyPilot 诞生的前两年半,我主要关注业务增长。无论每月能售出 20 台设备还是 2000 台设备,我所支付的硬件和软件工程成本都是一样的,所以销量必须要达到一定规模才能让业务获得可持续性。

 

在 2023 年的大部分时间里,TinyPilot 的生产都受到了物料供应的限制。虽然被这方面原因束缚了业务拓展的手脚令人沮丧,但我也可以借此机会放慢脚步、专注于创造更大的利润空间。

 

TinyPilot 一直大致维持着收支平衡。我觉得只要能尽量减少对硬件的重新设计,那新一年把利润推向 10 万美元并不是太难。其实如果 2022 年不重新设计硬件,那我在工程支出上省下的开销大致就是 10 万美元,物料成本也能省下 2 万美元。所以只要能保持销售稳定并精简硬件设计流程,那 2023 年应该会成为真正开始盈利的元年。

关闭 TinyPilot 办公室

 

自 2021 年初以来,我租了一间办公室,专门负责 TinyPilot 业务的设备组装、订单履行和库存管理。

 

保留实体办公室确实有利于快速适应硬件和流程上的变化,但也会带来不少额外开销。今年,我打算把组装业务转移到中国,毕竟产品中用的所有零配件本来就源自中国。至于订单履约,我也打算交给第三方物流仓库去做。

 

撤掉办公室之后,我就不用维护物理空间、管理库存和跟踪人员轮班了。把制造和订单配送外包出去,也能让 TinyPilot 团队拥有更灵活的工作时间和地点。 

我还爱创业吗?

 

其实每次写年终总结的时候,我都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我到底,还热爱自己当初的选择吗?

 

2022 年是艰难的一年,也是我独立生活以来最不容易的一年。虽然算不上痛苦,但我也绝不敢说经历了这样的磨炼,自己仍然热爱创业。

 

全球芯片短缺,意味着我们始终无法以稳定的方式重复制造产品。不是这个部件缺失、就是那个制造流程断档,我们把主要精力都用在了库存耗尽前调整设计上。我们虽然挺过来了,但期间仍然出现过彻底无货可卖的窘境,而且压力很大。

 

但这一年也有不少情况提振了我的信心。虽然我没多少时间写文章、做软件开发,但我为自己的产品深感自豪。TinyPilot 的组织更大了,这帮我学习并探索出了指导各团队顺畅协同的管理方法。随着公司的发展,我也欣慰地看着各团队不断成长、积累起更深厚的职业技能。

 

我还是喜欢这种自己当老板的感觉,我仍然热爱创业给我带来的自由感。所以在创业这条道路上,我绝对不会动摇。

 

2022 年对我的独立硬件业务来说,无疑是重要的一年。我们的营收增长至 81.2 万美元,有了新的产品网站,又新增了一支团队。我们经历了成长的烦恼,但这一切也教会了我:

 

永远别当那个“最不重要的客户”!

作者:安东尼 ·肖

原文:

https://mtlynch.io/solo-developer-year-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