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岁创业,50岁疫情下逆袭,身价破500亿:一直努力下去,最差不过大器晚成


a01.png


这个星球上有一家公司,它只干一件事,只做网络通讯这一个买卖,市值已经超过400亿美金,与国内的百度是同一量级的公司。
 
这家公司往年发展平稳,今年受冠状病毒影响而大爆发,导致数以千万的人们失去收入来源,但却没有阻断这家公司的营收,反而逆市上升。其财务数据如下图:
 

a02.png


2020年5月21日的股票行情报,略有下降,但市值接近500亿美金
 
任何事情一旦在势头上,就像一头普通的小牛,变成了小母牛吊威亚一下子就上了天。市场普遍预期其每股收益为0.1美元,同比增长233.33%;预期营收为2.0302亿美元,同比增长66.42%。该公司的创始人&CEO袁征,近两个月来,财富高到535亿人民币,增幅77%,位居全球第一。
 
在4月7日,袁征登榜《福布斯2020全球亿万富豪榜》,位列第293位。这让很多的创业者,投资人为之兴奋不已。
 
在新冠病毒之前,很多人都使用它在网上工作和社交、授课。当病毒开始全球肆孽后,人们几乎全部用上了Zoom,让这家公司的股票数十倍的爆发式增长。
 
a03.png


就像一些人说,这就是他的幸运,做的产品刚好遇到了疫情的强大需求,所以爆发了。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简单的幸运:所有遇到大机会的人,是因为他在机会来临前准备好了自己,每个瞬间的爆发,都源于过去的日积月累。
 
41岁创业,50岁爆发,一直努力,一直去做
 
众多亿万富翁都有起步的优势,承祖福荫,要么是强大的教育背景,要么有一笔不小的种子资金。
 
但是袁征什么也没有,他是真正的白手起家。
 
袁征1970年出生于中国山东省泰安市的一个矿工家庭。父母均是采矿工程师,受父母之影响,袁征的大学志愿是山东省矿院数字专业,后来又攻读了中国矿业大学的计算机工程学位。
 
山东人袁征,生于斯长于斯,小时候他平开始收集售铜等废金属,通过回收来赚钱,回收站只收金属,多余的东西不要,他就想把没有价值的废品烧掉,这把火连同邻居的小屋也给烧了,幸亏消防队员赶到灭掉这把火。袁征还有个爱好就是看书买书,1996年互联网刚开始的时候,突发奇想要在网上卖书,想法有但没有实践也是白搭。上了大学他就喜欢上了技术,也渴望能到给科技人才聚集,有众多机会的地方去。袁征在走出校园前,并无过多非常经历,也没有像很多的科技大佬一样,有着高于常人的天赋异禀。
 
袁征毕业后在日本工作了近四年。
 
1994年,比尔·盖茨在日本发表了关于“信息高速公路”的演讲,一年后微软发布捆绑着IE浏览器的Windows95,成了那个时代的奇迹。盖茨没想到这场演讲激励了台下这个叫袁征的中国青年人。袁征意识到互联网的发展将无限美好,使用电子邮箱,他的线上购书梦想,网站还有应用可以做很多事情,于是袁征决心去往美国硅谷,赶上这拨互联网革命的浪潮。
 
有人说过:能成功的人有两种,要么特别轴,要么特别能。袁征能不能的他自己也不知道,但他的轴可不是一般的轴。
 
但是袁征申请的签证并不顺利,由于其口语不佳,第一次申请即被拒签。在之后的两年时间中,他连续申请了八次,直到第九次,签证官都熟悉他的面孔了,终于获得盖了章的入境许可证,1997年成功抵达美国,敲开了硅谷的大门。
 
日本的环境文化还和中国有些许相似,但是到美国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儿。袁征给自己起了英文名Eric,但他和谷歌的Eric不是一国人,他的口语一直不太好,并不太好找工作。但是他并不气馁,一边端盘子一边投简历,但是他能写代码,也写一手好代码,一家中国人开的公司WebEx(中文名称:网讯)收留了他,他进入这家公司成为一名正式的程序员,是这家公司十几名的初创团队之一。
 
硅谷精英云集,Eric同志并没有太多优势。他心里暗暗较劲,想要生存,必须比别人加多倍地努力。
 
在WebEx的前五年时间,袁征的工作就是埋头写代码,他比其它同事每天早到两个小时,周末通宵达旦的编程。如果别人工作8小时,他就工作12小时,为了工作完成,可以不睡觉。
 
如此夜以继日的努力,袁征在WebEx一干就是14年,直到2002年,他的职业生涯才开始提升,从软件工程师到技术经理,再到高级技术经理,总监,高级总监,一直升级到副总裁。
 
袁征不断的对自己激励:“在硅谷有比我更聪明的人,我一可以多做一些”。这在后面的媒体采访中,袁征也重申这一点:“如果我的竞争对手每天工作8小时,那我可以工作10小时。努力工作是我的DNA。”
 
保持这样的心态,WebEx一步步和他走向了行业的顶峰。
 
2007年,WebEx被Cisco收购,袁征亦成为思科的工程副总裁。在此四年间,他从零开发新业务,引领团队将业务收到做到8亿美元以上,并成功申请了11项专利。
 
到了这个程度,这已经是华裔工程师的天花板的最高状态,Eric可以坐在功劳薄和股票上安稳度日。
 
但这就不是袁征的个性了。
 
2011年,袁征在访问客户时发现,市面上的视频产品都没有真正满足客户需求,用户对产品体验并不满意,产品并不好用:比如产品仅限共享PPT桌面,不支持语音和视频会议等。他意识到问题:公司只关注自己想做的,但没有好好理解客户们的真实需求。
 
他给公司提出产品改进意见,20年前写的老代码如今仍然跑在服务器上,还有一系列复杂的硬件设备,从电脑、显示器到话筒还有网络设备。袁征觉得有手机或平板就能够轻松实现这此功能,并且客户们还需要高质量的语音和视频会议,但是思科并没有采纳。
 
袁征厌倦了每天写PPT的无趣,决定出走思科,开始创业。袁征从此放弃了管理800多人的高薪工作,创立了Zoom。他知道自己已不再满足于白日梦的想象,而是想要找到生活的目的,想明白了如何寻求更高阶的幸福。
 
这一年,袁征刚满41岁。和大多数人一样,袁征也不是像王兴,张一鸣,黄峥那样很早就开始创业的极客创业者,而是经历了职场经年历练后的大器晚成。
 
曾国藩曾说过:“受不得屈,做不得事”,在职场没有12分的忍耐劲,是无法坚持下来看到曙光的那一刻的,难得是的隐忍。而袁征在WebEx和思科合并工作近20余年,在积淀与条件成熟的情况下才走向创业之路。
 
机会留给准备好的人,风口到来时顺势爆发
 
2011这一年,一个叫Zoom的产品诞生了。袁征从自己的心得和老系统的产品和代码中吸取教训,新创建了这个系统,解决了用户在老旧会议产品中遇到的各种问题。
 
创立 Zoom 的第一天,袁征独自坐在办公室里,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我想要为一个怎样的企业工作?”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要让别人快乐。“如果你让别人快乐,你就会获得可持续幸福。我也把这个理论应用于自建的公司。”
 
袁征给团队提出一个硬性要求:“做精品,要客户都能喜欢。有些功能,要做到只要一个按钮。"他说:我每天花时间最多的就是想如何把产品做得简洁好用。坚持简单非常难,但好产品就是有价值、简单。
 
在创业初期,没有产品经理,没有设计师,没有美工。袁征和团队挤在破旧的办公室里慢慢憋产品,一憋两年。
 
两年后,袁征开发了基于云端的 Zoom 视频通话模式。用户只需点击邀请链接,就能开始音频或视频会议。而且神奇的是,即使丢失40%的数据、网速不佳、网络信号下降一半,Zoom 也能正常可用。
 

a04.png

 
当时竞争对手想看看对家产品如何,就开了一个 Zoom账户。只是点击一下鼠标,就进去了,里面还有25个参与者。
 
对手傻了眼:这是什么鬼?他们肿么做到的?
 
在客户服务上,袁征也几乎做到了极致。自从产品上线后,他几乎每天都会登录公司网站,查看用户留言,还亲自给退订用户写邮件,询问他们对Zoom的服务哪里不满意。
 
有的客户不相信一个公司CEO会天天回复网站留言,还骂他:骗人的Zoom,明明是自动回复,骗我是CEO亲笔信!
 
产品的全部优化与迭代,都要紧随客户的需求。客户要开大型会议,袁征马上要求将参会人数提高到1000;客户需要社交功能,袁征团队又紧接着推出了聊天群组,大受用户好评。
 
为了让客户体验更舒适,袁征又在视频中加入了各种背景,可以通过更换背景为让主持人的视觉更好。
 

a05.png

坐在沙发上的人看起来像在海难上开会
 
这样无论视频发起人是在厨房,洗手间还是在被窝中,都能轻松自如的开会。看着这五颜六色的画面,开会的人们心情都变得好起来了。
 
坚持一切从客户出发,让 Zoom 的产品推荐率和用户忠诚度很高。加上技术服务又极其到位,以及多人参与会议自带的网络效应,三者叠加,袁征带着 Zoom 一往无前,万夫难挡。
 
红杉资本说,在 Zoom 之前,没有任何公司可以同时拥有这三种能力。Zoom 是头一个。
 

a06.png

2019年4月18日,袁征带领 Zoom 登陆纳斯达克
 
根据《金融时报》的报道,Zoom是本年度最成功的IPO之一,使该公司的市值超过了Lyft和Pinterest 。据《福布斯》报道,Zoom的股价仅在交易的第一天就上涨了80%,市值达到160亿美元。
 
上市第一天,Zoom 股价飙升80%,市值达到了160亿美元。
 
上市1个月,Zoom 市值便超半个百度。上市一年,市值已超百度。
 
据《金融时报》报道,该公司现在的价值为350亿美元。据《福布斯》报道,Zoom拥有30,000多家企业客户,包括三星,Uber,沃尔玛和Capital One 。
 
著名商业咨询顾问刘润说过一句话:一切商业的起点,都是消费者获益。
 
一个公司的成败,往往从成立的第一天,结局就已注定。从创业的第一天起,袁征就坚持一切从客户出发。要么不做,要么就做让客户满意的精品。靠着简单好用的产品,Zoom 打败了一堆行业巨头,成为行业最大赢家。
 
创业无论哪个赛道都很拥挤,但像袁征这样,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红海也能变成蓝海。
 
也是因为此,疫情创造了产品大需求后,Zoom顺势爆发了。
 
坦然面对竞争,不怕视频会议对手抄袭,攻击
 
Zoom成为网络视频会议领域的“当红炸子鸡”,用户激增,但是由于安全性不当,全球范围内发生了大量的“Zoom轰炸”事件,Zoom遭到了客户的禁用和舆论的批评。连日来,新加坡和纽约市学校宣布禁用Zoom,另外谷歌、SpaceX公司,德国政府机构也加入了禁用的名单中。
 
在目前日益猖獗的“Zoom轰炸”中,由于安全措施不佳,陌生人往往会闯入网络视频会议,不仅干扰,甚至用污言秽语实施恶作剧,Zoom轰炸现象甚至渗透到了网络课堂上,给青少年身心健康带来巨大危险。
 
袁征表示,视频会议领域拥有更多的竞争对他的平台有好处,但他认为任何利用这一时刻“攻击他人”的公司都有“可怕的文化”。他告诉自己的员工,现在不是专注于销售和营销的时候。他表示,Zoom的商业客户仍然信任该公司,最终,在新冠疫情结束时,Zoom将会变得“更好,更强。”
 
在过去的几周里,Zoom的受欢迎程度激增,因为政府居家令迫使世界各地的人们呆在家里,以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这包括几乎所有的美国人。
 

 
a07.png


但是,随着人们开始将Zoom用于工作以外的其他目的,如与朋友聊天、网络课堂、婚礼等,研究人员、记者和普通用户已经发现了这个视频会议工具的许多隐私和安全问题。
 
随着Zoom承认自己失误并着手改正,像微软和思科这样的竞争对手已经开始大肆营销他们的竞争产品有多安全。
 
袁征表示,他认为那些利用新冠病毒作为攻击他人或推动销售机会的公司很糟糕。“这是一场危机,”袁征说,“如果有人利用这个机会做营销、做销售、攻击他人,历史会告诉我们真相:哪个公司做的是对的,哪个公司做的是错的。”
 
他说,这样做的公司存在文化问题。“我多次告诉我们的员工,让我们关注终端用户,让我们关注对社会的承诺,关注危机,做正确的事,展示我们企业的社会责任。”
 
他的抨击回应了一个问题,即Zoom的竞争对手是否在利用当前时机来推动自己的业务。几家竞争对手最近利用了Zoom的安全漏洞。
 
随着视频会议成为“香饽饽”,袁征的偶像——Facebook的扎克伯格也开始开发和Zoom类似的软件,包括老东家思科也推出新版本的WebEx产品,Google Meet、微软Skype,苹果FaceTime等公司&产品都想从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袁征坦然面对这些强大但并不一定有力的竞争对手:“这场“可能是百年一遇的危机”中,Zoom 考虑的不是竞争,而是专注于用户及其体验。我们希望Zoom成为一家隐私和安全第一的公司。”
 
有记者访问一群孩子,他们的父亲是否都在用Zoom,记者试图让他们改口换成其它巨头产品的名字,但孩子们坚持称他们有多喜欢Zoom。
 
访问者无奈说:Zoom 可能已经太过根深蒂固,以至于无法驱逐出去。这无法驱赶的就是人们的信任和心智。
 打造一支最强团队,一起等风来   2011年袁征创立 Zoom 时,视频会议的赛道已经相当拥挤。Skype,Google Talk,Apple FaceTime,老东家思科等多款产品,都是巨头公司的重点项目,用户庞大,依托资本雄厚。 袁征这样解释为什么弯道超车: “我跟很多客户都聊过,但却没有一种方案完全获得他们的认可。也就是说,当时的会议解决方案都很糟糕,这就是机会所在。因为这些方案都是为其他目的开发的,没有一个是为了视频协作。 所以,如果你看到一个市场很拥挤,但却并不理解客户的感受,就会认为没有机会,但实际上却错过了大机会。” 从第一家客户斯坦福继续教育学院,到8年后,Zoom 已经拥有超过70万家企业用户。美国三分之一以上的500强公司,90%的全美前200名的大学,都在用 Zoom上课。 再来到2020年,袁征借疫情下的需求让Zoom爆发。所以,袁征并不是追风口成功的,而是等风口大成的。 等风口需要什么能力? 需要你公司活得久,需要团队强大,稳定,有耐性。 袁征在团队打造上的确是一流的: 2018年,美国职场研究调查公司 Comparably 做了一个职场幸福调查问卷。全美5万家公司,1000万名员工参与。他们评出员工幸福感最高的25家公司,Zoom 名列第一。 同年,美国著名求职网站 Glassdoor 发布全美最佳雇主名单,袁征击败了 Facebook 创始人、苹果CEO、谷歌CEO、微软CEO等一众顶级商业大佬,位列第一。   
 

a08.png

 
 
  GlassDoor 是全美最大的职业招聘网站之一,类似职场版的大众点评。员工可以在上面匿名发表真实评价,可信度很高。 袁征不仅获得了高达99%的员工支持率,更有96%的人愿意向朋友推荐 Zoom 入职。 有人留言表示:每天都迫不及待地来到工作岗位,因为觉得自己是被在意、被需要的。 还有人留言:迪士尼乐园弱爆了,Zoom 才是地球上最快乐的地方。 
 
 

a09.png

 
 
 2019年,Zoom 超越 LinkedIn和Facebook,被评为最值得就职的科技公司。 做为CEO的袁征说:我作为CEO的第一要务,是让员工快乐。 这可不是他面对媒体的官腔套话,而是他实打实的管理理念。 在公司成立之初,袁征第一个想的就是:我要做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他的答案是:我要做一个每天早上起来都很想去上班的公司。 他把公司文化定位成“Deliver Happiness& care”(传递快乐,关心员工),让大家都高兴。 袁征反感高压管理和加班文化,带头追求工作生活的平衡。在公司突飞猛进的五年里,袁征一共只出差过8次。其他时间,基本都是公司和家两点一线。这在其他处于上升期的大企业里,是完全不敢想的。 
 

a10.png

袁征和他的两个孩子
 
 Zoom 的全体员工都持有公司股份,每个人都有主人翁意识。员工如果主动揽活,主管会主动发奖金,让他们更有成就感。 所有员工都可以匿名问任何问题,不管问题有多么尖锐。除了工资和融资,公司的每件事都是透明的,员工参与感爆棚。去层级化的开放关系,也让真正的牛人凸显出来。 Zoom 有专职幸福总监,时刻关注员工的幸福指数。有开心训练营,定期安排户外活动消遣放松。有专门的阅读俱乐部,不管是员工还是家属,买书全部报销。
 
 公司有“父母日”和“子女日”,Zoom 会邀请员工带父母孩子一起来上班。吃喝玩乐,公司全包。 这些点点滴滴的举措,虽都不是大事,却能让员工真切感觉到大家像家人一样,互相关心,彼此照顾。 让员工开心,这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袁征这样强调说,他对Facebook的扎克伯格在人才培养和管理上持相同看法。 
 

a11.png

 
 
让员工开心看似很心灵鸡汤,但却是一个非常行之有效的增强回路: “极致的员工满意度,带来了优秀的员工。” 公司60%的员工,都是现有员工推荐而来的。他们内推的新员工,与公司的匹配度非常高。这比任何一个招聘网站、猎头中介都要高效。 “极致的员工满意度,创造了强大的销售力。” Zoom 的每个员工,都特别愿意主动安利自己的公司和产品。有500个员工,就有500个销售。1000个员工,就是1000名销售。 所以袁征一直说,Zoom 最大的能力是销售力。 “极致的员工满意度,促成了极致的客户满意度。” 员工高兴了,就会想办法让客户高兴。客户高兴了,公司就可以活下来。 
 

a12.png

 
 
 在《从优秀到卓越》一书中,作者柯林斯把领导者能力分为5个层次,第五级是最高一级: “谦逊无私,尊重下属,具有顽强意志。能通过信念和关怀战胜困难,带领同仁勇往直前,实现最佳的组织绩效。” 这就是第五级领导的特质,跟袁征很符合。 在看似散漫却异常温暖的企业文化中,袁征带领 Zoom创造了最强的凝聚力。 几年时间里,Zoom 一路高歌猛进,4年积累1亿用户,7年创造10亿美元估值,全球拥有上千名员工,企业客户超70万家,连续4年实现三位数的营收增长。  袁征先生的经历,表面上是一个疫情下逆袭的故事,但本质上是一个持续积累量变引发质变的故事,是一个始终让自己处于准备好的状态以迎接机会的故事,是一个持续修炼内功等风来的故事,是一个一直努力下去最差不过大器晚成的故事。 希望我们每个开发者也都持续努力的韧性,有等风来的耐性,最终有抓机会的爆发性,让自己配得上每个即将到来的机会! 
 
 
 

作者:佚名。部分资料来源于粥佐罗,ZdNet等媒体,一并致谢。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0
分享 2020-05-23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