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媒体 ZDNet 报道,在最近举行的 Linux 基金会云开源峰会上,VMware 的首席开源官 Dirk Hohndel 与 Linux 的创造者 Linus Torvalds 展开一次内容广泛的对话。

1.jpg

2019年在上海举行的Linux基金会开源大会上
Hohndel 从 Linux 5.8 内核的版本大小谈起,他想知道这个大版本是否与疫情爆发期间开发人员都在家工作有关。长期远程办公的 Torvalds认为,同时完成几组功能只是一个巧合。他表示本次疫情对 Linux 开发的影响并不大,“Linux 社区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是,它一直是基于电子邮件和远程办公的,我们聚在一起的机会很少。”
正如前段时间我们曾报道过的,Linus 为自己的电脑切换到了 AMD 处理器,现在这台机器上正运行着 Linux 内核 5.8 的第一个候选发行版。Torvalds 曾经一度担心风扇噪音问题,但实际上运行效果还不错。在这台自己新配置的计算机上,他的 “'allmodconfig' 测试版本比以前快了三倍”。这对 Torvalds 来说很重要,因为他每天要完成 20 至 30 项 pull 请求,计算机也需要有相当多的能量。
近期关于种族和多元化的大讨论也出现在了此次谈话中。Hohndel 表示,自己发现 VMware 社区和 CNCF 中的黑人贡献者和领导者数量都有大量的增长,但他没在 Linux 系统中看到这种情况。为此,Hohndel 问 Torvalds,是否因为 Linux 社区在 已经存在30 年,种族多样化跟不上一些年轻的开发者社区?
Torvalds 坦承的说自己“确实不知道”。他多次参加高级 Linux 开发人员聚会后,他发现 Linux 内核开发者多数是白人,也有不少的印度和中国人,黑人内核开发者确实只占少数。而对于更多数的 Linux 开发者,他表示不知情,甚至不知道远端的是人还是人工智能。
也许“与云计算相关的应用更有趣”,Torvalds 这样推测那些较新的项目更具有异构开发者社区的原因。“我已经告诉人们,如果他们正在寻找一个令人振奋的新项目,内核绝不是未来。”从某些方面来看,“内核开发工作很无聊”,他再次强调。
上一次谈到这样的想法,是 Linus Torvalds 表示自己“不再是一名程序员“,而是代码管理者和维护者”。这些日复一日的维护工作让 Torvalds 感到有些无聊。

2.jpg

 
Dirk Hohndel在本届云开源峰会中与 Linus Torvalds 进行对话
 
 
于是,在接下的话题中,Hohndel 抛出“社区需要考虑代际变化”的话题。Torvalds 也很认同,他同时稍微收回了“内核很无聊”的玩笑话,表示内核开发其实没有那么无聊,尤其是对于对底层和硬件交互感兴趣的人来说。只是,“核心人员已经存在了数十年,而我们确实正在变老”。
新生代的人们都已经从事编程工作,年长的人们逐渐转变为管理者和维护者,Torvalds 认为的确需要新一代力量来接管,但有一个大问题是很难找到合适并足够的维护人员。维护者必须时刻待命,对邮件做出及时反映,这只是挑战之一。另一方面,大量的开发经验必不可或缺,维护者需要获得组织足够的信任,这也需要不短的时间才能到达。
软件开发和开源行业的快速发展也是他们担心的另一个问题。Hohndel 问道:“C 程序员是否有可能成为 2030 年代的 COBOL 程序员?” Torvalds 可不这么认为,他认为 C 仍然是顶级语言之一,特别对Linux内核来说,它还是相当重要。
最后,两人对 Torvalds 在 x86 架构进行测试的方法展开了讨论。Hohndel 提道,目前根据苹果将 Mac 电脑CPU换成 ARM 的趋势,CPU 层次结构的格局是否“会在几年之内改变”。Torvalds 认为有这个可能性,“但要找到可用于开发的 ARM 硬件确实非常非常困难。它们一定存在,但目前肯定不是 x86 的真正竞争对手。”
Hohndel说道:“苹果,如果你在听的话,请快送给 Linus 一台 ARM 笔记本电脑。”
 

作者:SmallTechNews,OSChina等
来源:https://www.smalltechnews.com/archives/173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