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11538698
developer@21cto.com

中国程序员英雄传(三):许式伟

作者 Admin 分类 资讯 02月25日
本期导读:本期的程序员英雄讲述的是许式伟。从一个农村孩子成长为CEO的经历。英雄不问出处,在当今越来越以知识技术为重心的今天,当你慨叹没有生在地主或者官员家里时,看一看老许同志,你会发现那是一件好事。
 

1134.jpg

许式伟,1977年出生。浙江台州人。南京大学物理学系毕业。现为七牛云CEO。曾任职于盛大创新院以及前金山技术总监,原WPS Office首席架构师。技术图书《GO语言编程》作者。

许氏家庭

许式伟生于台州农村,姊妹三人。父母很勤劳,和中国大部分的农民一样,加上孩子多,勤而不富。

在许式伟小时候,许父染上上赌瘾。许父把家里值钱的都变卖做了赌注,短短几个月使得家徒四壁、一穷二白。也许是没有了赌注,加上许式伟母亲的感召劝说下,许父痛改前非,弃赌从商,这使得家里条件慢慢地变好,而且再没有去赌场碰一次。

许父经常抽烟,而且一天要抽2包以上,许式伟劝说他不要再抽了,并且说“城市里禁止抽烟”的善意谎言,许父点头他不再抽了,而且也再没有抽一支。
 
父亲的浪子回头和严格的自律、负责任的行为给许式伟的幼小受伤的心灵慢慢治愈,并演变成力量。

许式伟的母亲和中国的千百万农村妇女一样,普普通通,勤俭持家。在九十年代初,大部分农村家庭都会让孩子读完初中就务农或者打工挣钱。而许母却坚持给三个孩子上学的机会,除非是自己不愿意读。当许式伟考上大学,许母无条件的支持许上学用的电脑,开始时是花1500元合买,后来给许单独买了一台。在90年代,一万多元相当于如今的2万多吧。

他的母亲在孩子教育上以“理为先”,当孩子犯错时,她会告诉许式伟,这件事为什么这么做不对,之后再开始惩罚。当许式伟与父母的意见不相同时,许母会让他自己做决定。

许式伟还没有上学前,还担当着看护妹妹的责任,在那段时间他也是刚刚学会照顾自己,这样的责任给了他,逐渐地他更比别的同龄孩子更懂得独立思考,凡事该有自己的见解。

他在上小学时,邻居重男轻女严重,女儿要包管所有家务,小学毕业后停止上学开始家务。而这个邻居的儿子有点痴呆,却被安排着继续上学。

许式伟读初二时期家乡发生了一场宗族械斗,是周、鲍、许三姓氏的联盟对战王、汤、戴三姓氏的联盟。这场现实中的“战斗”,场面很 热闹,双方都黑压压的一片人,还拿了猎枪土炮。炮轰过来轰过去,吆喝着、僵持着……关于这场械斗,当时的许式伟年龄不足以让明白它的前因后果。后来来了武警,不过并没有进行任何的“镇压”活动,这场无厘头的闹剧就草草收场了。路上,许的心底突然冒出这样的念头:那些看起来比我高大许多的长辈们,其实并不真正地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前面这两件事更让许式伟形成了一个更清晰的观念:家长的安排未必就是对的。

关于比赛

许式伟的初中时代数学成绩长期优秀,包括校内的数学竞赛。他去参加一个全国的数学竞赛,意外的是连榜单都没有进入。许痛苦了几天,忽然醒悟,自己是不再为别人眼光而活,也不再看重比赛和考试。当时自己的偏科严重,英语长期不及格。许痛下决心追赶,在高三时英语成绩竟然进了前八名,成了英语老师宣讲和学弟学妹的典范。

选择与坚持

浙江台州人许式伟如愿走进南京大学,当他第一次来到校门口时,连他自己都不会想到人生竟是如此奇妙。
 
弹指一挥,到了大三。他开始异常的迷恋计算机,时常到计算机系听课,还一块交作业。在他的脑子里就一直在考虑,我要计算机系的研究生。

当金山软件来南大招聘,他的班长对他说:“我觉得金山很适合你,有没有兴趣去应聘一下?”,他很认真地接着说: “如果你考其他任何一门学科的研究生,我都支持你;但是考计算机系研究生,我还是建议你不如直接去企业锻炼。”

一句话似乎点醒了许式伟,他考虑研究生大多数是给老板老师做项目,而且他的家里也接着苦三年。于是他接受了班长的建议,带着张纸和一支笔,一路奔向金山的招聘现场,当着面试官的面写了一份手写简历——也许是金山收到的最不正规的简历了。

也许是因为这份手写简历,许式伟得到了笔试机会,他洋洋洒洒将面试题答完,然后在家信心满满的等待金山的入职通知。

一周多没有等到他要的消息,许式伟开始联络金山。他写信、发电邮双管齐下,然后又打金山的客服,前台妹妹说:“招聘活动已经结束。”许说明原委再三要求,前台妹妹坚持说不便接通招聘人员的电话。最后我说:“那这样,我叫许式伟,请你帮我带个口信给招聘人员,看看他们对这个名字有印象没有,如果没有就算了,如果有印象就帮我提一下事情原委,好吗?”前台妹妹答应了。

没多久接到电话面试通知,并最终被录用。原来是许式伟在简历里没有留电话,通知发到了系里,系里的老师也没有留意到。也许没有这份坚持,没有遇到那位前台妹子,许可能就错过了这个机会,也许就开始了考研之路,就没有今天他的成就。

决心转型

许式伟到珠海金山后从程序员开始,从0开始摸索到负责 WPS Office。他带着团队花了三年,完全重新架构开发了WPS,三大兼容Microsoft Office:文件格式兼容、二次开发接口兼容、用户操作习惯兼容,定位做Office的替代品。

2006年,经过几次产品开发后。许式伟认为光有技术不行,必须理解业务及其运作方式,思考产品和商业的关系。

于是他广泛参加行业里的会议、沙龙,找不同朋友聊产品方向;另外他还做了一个ECUG社区,用来探讨Server端相关技术演进。后来逐渐跳出办公,横向接触如搜索引擎和移动互联网,以及他在后来成立的金山研究院中一直钟意的分布式存储技术。
 
由于WPS 处于半死不活的境地,对其它事务,许又无多大兴趣,公司中也有不少人对只是单纯烧钱却没有任何产出的金山实验室各种埋怨,各种掣肘此起彼伏,同时公司内部也逐渐震荡起来。

于是,许式伟最后选择离开了这座金山。

盛大之旅

许式伟从金山跳到了意识形态相近的百度。结果那时候的百度产品也很贫乏。
于是他通过猎头来到了盛大创新院。
 
他之所以选择此地,因为此院不同于许多公司的研究院。之所以叫创新院,是因为这个机构焦点在产品上,是新产品孵化的机构,而非以技术研究为主的机构。

许式伟在盛大创新院扎下根,他决定不管未来是什么样,一定要无悔于自己的选择。

2009年,DropBox由德鲁·休斯顿(DrewHouston)在美帝创立。而当时的许式伟也在负责着类似的产品盛大云存储。另外的盛大云计算则由另一位同事负责,两人联手从零开始亲自带起了这两个项目,最后这些成了盛大云的雏形和基础。

后来又是盛大体制的积弊越发沉重,他想也该适当时候离开了。他和他的同事一起笃定要做出来一个好的云存储产品,而且要把它当作要做很久很久的事业。

后来许回忆认为在创新院学到了这辈子最重要的两堂课:一是做事的胸襟气魄,二是如何做产品的思路。


创业七牛

2011年,6月某个普通的下午,上海市浦东图书馆。许式伟的创业就这样开始干了。

三个月后,他们的产品就从图书馆中诞生。但是这个C端产品用户并不买帐,产品接近于失败。后来许式伟准备把产品转向B端企业用户上。他的投资人投的另一个企业需要存储技术,用来保存用户上传的图片、视频等。

就这样,这项技术被用在这个投资人投资链条上的不同企业之上。有了第一个,就有了第二个,第N个。于是他的产品越来越成型。这就是许式伟一直坚持做的云存储技术之结晶,他将其命名为“七牛”。

许式伟,作为改革开放的同龄人,经历了中国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大时代,也切身感受了中国互联网诞生20年的变换激荡。

他见证了金山的由盛及衰,看透了盛大纷纭内乱。乍回首,似乎一切都如过眼云烟。

回溯最初这个从台州农村走出来,之后出走金山盛大百度,乃至最后自行创业的人,他在寻找一个开阔自己眼界的机会和舞台。

在这个新的移动互联网时代里,视频、图片、二进制数据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而背后的技术有很多都是许式伟和他的团队产品在支撑。

也正因为有了这些,许式伟正搭出自己的大舞台,唱响属于自己的那场戏。
 
作者:杜江 (21CTO社区创始人)
声明: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评论